扶疏

我不想死,但也没勇气活着了

勉强画完了周二的衣绘……色彩和人体是什么,不存在的。

评论